纵观“昆明恶霸”孙小果案前后

  在中国法制史上,此前曾经上演过一出极为罕见的“亡者归来”闹剧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的项上人头,这次无疑是真的是要搬家了!
  我相信,在这一刻,已经没有任何人对此存有任何疑虑了!
  当然,卷入这一前后历时25年之久系列刑事案件的那些“案中人”中的某些人,也许更迫切地渴望这个“浑球儿”早点完蛋,动机自然不过是就此?;嶙约?。

  一、对“孙小果案”的主要疑问
  在孙小果案已成为当前媒体的关注焦点,坊间议论纷纭,各种疑惑一度满天飞舞之际,我们的兴趣却一点也不在此。
  恰恰相反,在彻底搞清此案的全部真相之前,我们希望能够将这位昔日的“大李总”,这位曾经妄称“白天小平管,晚上小果管”(1)的未决死刑犯,移送至滇境之外关押。在真相大白,法制阳光普照彩云之南大地之前,他能继续活着。
  因为,我们想真正搞清楚:
 ?。ㄒ唬┰?994年,身为当时某武警学校学生的孙小果作奸犯科时,他的年龄怎样从19岁戏剧性地就变成了17岁,进而未被收监免遭牢狱之灾的?(根据国家兵役法规定,应征服现役的应征兵员自应征年度的最后一日,应年满18周岁)
 ?。ǘ┰?998年,孙小果因犯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数罪并罚,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被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本人上诉,维持原判(2)之后,他是何以免于被处决的?(在当时,最高法曾经一度将死刑复核权下放至各地中院,再审改判权调至省级高院)
 ?。ㄈ┧镄」谠颇鲜〉谝患嘤褪〉诙嘤唐诩?,他以并非本人真实发明的实用新型专利“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的名义,被认定具有“重大立功”表现,从而获取减刑的真实情况?(按照法律规定和司法惯例,在不存在特赦的前提下,死刑犯的减刑递等顺序依次是死缓、无期徒刑、15~20年有期徒刑和再次减刑之后的15年以下有期徒刑。其实这个假设并不存在,根据云南高院的死刑复核书,孙小果系立决死刑犯?。?br> ?。ㄋ模┧镄」婧蟮靡宰叱黾嘤?,在办理再次减刑或假释的过程中,又存有怎样的“猫腻”?(一个死刑犯只在国家监所呆了十来年,这本身就是一件会让有点常识的人不可避免地感到蹊跷的事儿;同时他之所以能够走出高墙电网,是一定存在监所检察建议书和法院司法文书的,至少要有后者,否则狱方是不可能随便放人的)
 ?。ㄎ澹┐?010年开始“回归”社会后,孙小果通过假名(李林宸)和本名,如何得以顺利注册公司(餐饮公司和多家夜店)并重操旧业的?从5月28日云南省扫黑办就此案发布的通报上看,已“对孙小果出狱以后所涉系列刑事犯罪案件中的9名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23名犯罪嫌疑人予以刑事拘留”(3),仅这一单,就够这个“昆明恶霸”喝上一壶的了?。üど痰羌蔷筒挥蒙蠛松昵肴说纳矸萋?,孙小果的假身份证来自何处,年审是怎样屡屡通过的?……)
  难道,此人真的曾经变成了孙悟空,不时就能变出几张面孔?

  二、云南省“扫黑办”就孙小果主要家庭成员等情况的通报
  继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公布孙小果案案情,“云南省委常委会召开扩大会议,传达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督导云南省情况反馈会精神,研究整改工作”,并表示“要加大查办力度深化专项斗争,制定务实管用措施,从制度机制层面解决共性问题,组织精干力量全力深挖彻查中央督导组交办督办的案件、线索,加大重点督办案件查办力度,特别是对全国扫黑办和中央督导组重点督办的昆明孙小果案及背后的‘关系网’和‘?;ど ?,要坚决彻查、一查到底、绝不姑息”(4)后,5月28日,该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就目前人们最为关注的孙小果家庭背景问题,作了如下通报:
  “孙小果母亲孙鹤予,曾用名孙学梅,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强奸犯罪被开除公职,于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继父李桥忠,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1998年因在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中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2004年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2018年10月退休;生父陈某,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82年与孙鹤予离婚,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爷爷陈某清、奶奶陈某芬,分别系某中学原职工,已去世;外公孙某翔、外婆吴某兰,分别系某铁路局、某针织厂原职工,已去世”(5)。
  由此看来,这个昔日的“昆明恶霸”,并没有此前一般人理所当然认定的那样,有着一个“强大”的家庭背景。
  然而,由此反映出来的司法腐败,却更加令人触目惊心!
  这个孙小果不但“坑爹”,算是把他的全家人都给毁了!
  此时,孙鹤予女士对她昔日的所作所为,不知作何感想!

  三、在本案中主要由一些小官小吏主导上演的一场司法腐败
  常言道,司法是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在此地就这样在社会性腐败的背景下,在一些人的手中完全失守了!
  根据云南省扫黑办5月28日通报:
  “目前,案件办理取得了阶段性进展,相关部门已对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刘思源、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朱旭、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梁子安、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原副庭长陈超以及孙小果重要关系人等11人采取了留置措施。
  “目前,已对涉嫌徇私舞弊减刑的省监狱管理局1名干警、省一监1名干警、省二监2名干警采取了逮捕措施,其他涉案人员正在调查中。
  “1994年10月28日,孙小果因强奸案被捕后,孙鹤予、李桥忠四处活动,孙鹤予向办案部门提供了孙小果患病虚假证明,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部分领导及干警徇私枉法为孙小果办理了取保候审,并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其三年有期徒刑后,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导致孙小果未被收监执行。1998年,经昆明市有关部门调查并问责,分别对盘龙公安分局预审科原科长李万鸿、民警方永昌以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和四年,对盘龙公安分局其他4名民警分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
  “目前,由于该案时间跨度长、案情重大复杂,省市有关办案部门正在按照中央督导组和省委的要求,对孙小果1997年犯强奸罪一审被判处死刑后,二审、再审改判以及刑罚执行和其他违法犯罪加紧开展调查工作,依法全面深入彻查该案。对在案件中为孙小果提供?;さ墓夜叭嗽?、关系网和‘?;ど ?,坚决一查到底,依纪依规依法严肃处理,绝不姑息。相关工作进展情况将适时向社会公布”(6)。
  在这个由孙小果的生母续父暗中“操盘”的司法闹剧中,先后波及到省市公检法司系统不少单位的警察和法官。从官方已公布的查案进展情况上看,其中仅昆明市公安局系统就涉及到五华、官渡和盘龙三个公安分局,还有省市两级法院,省监狱管理局及其直属的两个监狱等单位。
  由此可见,孙李俩人的活动能量不容小嘘!这也使我们也就对产生并释放这个能量的后续之手或曰“实力”,非常的好奇。
  正如“人民网评”中所说,“‘大老虎’能够动用和调配的资源,让其有足够能力‘发威’,这在常人的认知中不出意外。一群小鱼小虾,却也能掀起滔天巨浪,才是更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这些人基本都是负责具体执行层面事情的小吏,他们对于流程和规则很熟悉,可以轻易寻找到漏洞,并利用对流程的熟悉、对规则执行尺度的左右找到解决办法。这些看似普通的基层执法者,好比隐藏在木头中的白蚁,肆意践踏着法律,权力滥用、寻租变现等违法违纪行为,直接在公众中造成不良影响,一点一滴地持续损害着法治的公信力”(7)。
  也因此,是否应该就此真正搞清楚,作为该系列刑事舞弊案件的中心人物孙小果生母孙鹤予的出身及其作为?否则这位曾经1992年时的三级警监,为何“比单位政治处主任(的警衔)还高,但她本人并无什么职务”(8)。她甚至较之第二任丈夫的年龄还大了将近10岁,后面的话,可能会涉及到公民人格权和名誉权方面的问题,就不在此多说了。

  四、如何应对“塔西佗陷阱” ?
  在社会舆情理论中有一个塔西佗效应原理。讲的是,“当公权力失去公信力时,无论发表什么言论、无论做什么事,社会都会给以负面评价”,也称为“塔西佗陷阱”(9)。因此,处理此案,不能就案论案,势必需要注意此案的处理结果,可能带来的社会影响。
  简单地讲,如果仅仅是简单地比照刑法罪名定罪处罚,恐怕很难服众。比如,在现行《刑法》规定中,巨额财产不明罪、徇私枉法罪、内幕交易罪的最高量刑标准是多少年?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检索一下。我相信,类似对范冰冰逃税案的处理,是很难令普通人心悦信服的。因此,国家能否以此案为契机,修改相关规定,提高量刑标准,从而在根本上提高犯罪成本,以达到预防犯罪的目的。
  同时,是否应该剥夺这些带来太大不良社会影响的人的公民权,或同时剥夺或限制这些人的社会经济待遇上。比如,取消其在大城市的居住权,注销其在本地注册的社会经济组织,不得享受社保待遇等等,以儆效尤,以彰正气。对犯罪分子人权过分的?;?,那将意味着什么呢?

  过去,在处理罪犯时有种普遍的说法,叫做“以平民愤”。个人认为,这种观念其实并未完全过时。
  法律的根本出发点是什么?——打击犯罪,?;と嗣?。
  人民真正期待的,在立法、执法和法律监督等法制环节,都应该得到完整的体现!

  写于2019年5月31日

注: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北京赛车微信群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北京赛车微信群)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czchangcheng.cn/ningboxinwen/201906083504.html